首頁 > 學院活動

柳冠中大藝系列學術活動

来源: 藝術設計學院 添加时间: 2019年6月20日

《设计-再“格式化”的思维方式》講座

image.png

2019年6月13日上午,现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责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理事长兼学术和交流委员会主任;香港理工大学榮譽教授柳冠中先生,走进大艺校园,与大艺师生进行了一场《设计-再“格式化”的思维方式》的精彩講座。


image.png

大连艺术学院藝術設計學院副院长刘爽主持,介绍了柳冠中先生及现场嘉宾。


image.png

大連藝術學院副院長金俊教致詞,代表大連藝術學院歡迎柳冠中先生的到來。


image.png

金俊教副院長爲柳冠中先生頒發大連藝術學院特聘教授聘書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现场聆听的领导,大连艺术学院藝術設計學院副院长王亚非、大连市金普新区宣传部副部长、文联主席翁铭峰、大连艺术学院副院长金俊教、大连艺术学院藝術設計學院院长陈士斌、大连艺术学院藝術設計學院副院长刘莹。(前排从右到左)


講座内容

image.png

柳冠中老師講到:現在很多企業都在搞品牌競爭,每一個企業都做品牌,這可能嗎?你做一個品牌計劃,沒有百八十萬行嗎?每個企業都拿百八十萬去做品牌,浪費了多少資源?

“品”沒有,光做“牌”,都在追求外貌的東西。各人要品牌可以理解,但它不等于是品牌運動,你名字可以起得好點,但你得培育它,對不對?這是中國的怪現象,濫竽充數,我們現在很多品牌不就是濫竽充數嗎?


image.png

1999年,上個世紀末,日本開了一個亞太國際設計會議,松下洗衣機設計部長,在大談二十一世紀松下洗衣機的技術有多牛,講得天花亂墜,接著主持人問:“柳先生,你講講中國二十一世紀洗衣機怎麽樣?”


我說:“中國二十一世紀要淘汰洗衣機。”


底下全都愣了。我說你們愛幹淨,你算一算,你們日本人洗衣機利用率有多高,算了半天不到10%,我說難道爲了那5~7%,你要搞這麽多高科技,要浪費,汙染這麽多淡水?我說中國人絕對不能幹這種傻事啊。


所以我們要解決的,不是洗衣機的問題,是中國人衣服幹淨的問題。


image.png

不能把設計當做生意,這是戰略,我們要創造。


傳統也是我們的祖先一代一代創造出來的,昨天對今天來說,昨天是傳統,那麽對明天來說,今天也是傳統,所以我們今天必須創造。

image.png

“智”、“慧”,這是中國人的哲學,但這不是一回事兒,是兩回事兒。“智”是抖機靈,急中生智,小聰明,鑽空子,擦邊球,這些中國人都有。


我們需要的是“慧”,慧是什麽?節制,反思,定力。定要不要鑽空子,要不要耍小聰明。


image.png

我們考慮的不應該只是我們自己、我們的國家,我們還要考慮整個世界發展的命運,這是我們中國作爲一個大國的責任。


image.png

講座结束后,各人对柳冠中先生的講座意欲未尽,现场鼓起雷鸣般的掌声。


《設計-再“格式化”的思維方式》座談會

image.png

2019年6月13日下午,柳冠中先生不惜勞累,與設計學院師生展開精彩的座談會。


image.png

藝術設計學院王亚非副院长首先与柳冠中先生对谈:2012年工业设计与産品設計分开归化,但教学内容多数近似,导致了专业定位更加模糊化,清华的这个专业是定位在工还是定位在艺?设计学很大一部门是需要研究物的相关属性的,具有自然科学特点,但划归艺术学门类,设计学的自身的学科定位应该在哪里?

 

柳冠中先生:关于设计功能与形式的关系问题,实际上它是完整的,并没有什么功能和造型的区分,所以我说我们应该鼓舞学生大胆的迎接挑战,所以不是因为工作对象出现差异,它的内在有一个总的规律,就像过去我们所说的功能决定形式,形式体现功能,这个提法实际上现在已经过时了,实际上大千世界的事物功能与形式你觉得它们能分开吗?我们依托功能决定形式就是工科搞功能的,艺术是搞形式的,造成两方面永远融合不了,所以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有功能没形式,有形式没功能的东西,我们的误会造成了我们现在的专业分化,实际上工业设计它是一个横向的,那么对于我国高校当下工业设计和産品設計这两个专业分属工科或艺术的现状,只是当下时间段的产物,当然这是一个认识的过程,我相信若干年肯定会解决,实际上它们之间的差异只是工作对象差异,这种差异下内在的设计规律原理实际上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大可不必太上心这个,我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是你的课题设置会有所差异,如果纠缠在这个上面我们只能越来越糊涂,所以同学们我们要多问一个为什么,多想一想背后的事情,我们学习千万不要照本宣科,一定要加强理解,就是说老师在讲课的时候,各人不一定要记条记,因为现在老师都有课件,关键是同学们听的能力和思考的能力,要训练这个能力,因为这个能力是教不来的。同学们在记条记时,要记什么呢?记的是你听课时的反馈和思考,这个条记记下来可能有用也可能没有用,但是这个过程在训练你的脑子,四年下来你的辨别能力是肯定能提升的,而一个人的辨别能力是未来是最重要的,未来世界的挑战就是在海量的信息当中如何辨别出有效的东西,我们说现在的大数据很重要,但是大数据不会告诉你那些有用哪些没用,你需要从哪个角度去提取数据,这是由你来决定的。在大学四年期间,我一直坚持该学的东西太多啦,而且知识还在不停的更新,完全学不外来,所以你们一定要学会猎取知识的能力,课题上老师教的或者给你的一个课题,那只是给你一个猎取知识的一个机会而已,不要在意什么5分制还是100分的,那只是给家长看的,对你意义不大,而对你来说更重要的是通过课堂课题猎取辨别能力、扩展能力以及锻炼了脑力,对你最后在社会上在任何地方都能找到知识,这个能力是你自己的,谁也教不会你,只有自己训练,不训练永远不会的,同时要养成这样的习惯要训练自己的头脑。在大学四年技巧要学,但是那只是你猎取知识的一个桥梁而已,所谓的技巧当你走进社会后会发现,那并不是你的优势,因为我们是大学生,一定要做更高一个条理的东西,做动脑力的东西,技巧我们要,但那只是通过技巧去学能力,所以我一直说改革开放我们关怀工具和技术,因为我们以前一直太落后,没措施,但是从方法论的角度来看实际上工具和技术是最底层的。首先是你要走什么路,也就是对个人来说你要做什么样的人,也就是目标,在目标下面是路线,在路线上才会根据计谋选择方法,差异的计谋差异的方法,而有了方法才有了工具啊,工具最容易学拿来就用,由于我们过去太落后所以我们更多的是引进工具,你只是引进工具那你的核心人员的再创新能力就没有,所以现在的很多事情都太过于追求短期效果太现世报啦,而一个民族太现世报是很危险的,我们现在工业设计属于设计学,已经是一级学科了,是一门科学但是我们科学吗?我们一年结业的设计类学生加起来将近60万,10年600万的学生现在都在设计一线做白领打工者,是因为这个学科的结构没有起来,现在企业里的产物经理应该是工业设计的学生去做的,但是现在不是,工业设计是打工的,而更多的是学外贸的、学外语的、学商的、学经管的没有学工业设计的,为什么?因为他们有横向能力,而我们学设计的都是技巧,效果图画的非常美丽建模建的非常快,根本没有思想,而这个学科里面关键点就在思想上面,也就是老话讲的眼高手低没关系,手可以提高,要是手高眼低就完啦,你永远是打工的。就好像乐队的指挥一样,他拉小提琴肯定比不外第一小提琴手,但是他有乐章,他有对整个乐曲的理解所以他可以统筹全局,而设计师要培养这样的能力。


image.png

Q:柳老师您好,您的事理学理论提出较早,后期的産品設計理论也有提出一些,当下这个专业的理论建构的现状是什么状态?(艺术设计老师田航)


 A:我在提失事理學理論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在嘗試將事理學理論應用到實踐中去驗證,並通過差异的實際案例去考證理論,當然現在我的碩士和博士生也都在做事理學這方面的深化研究與理論豐富,專業的學術理論建構與研究是一條漫長的道路,需要有長期的時間准備,並基于大量的書籍閱讀與調研分析。

image.png

Q:發現學生很喜歡將問題抛諸于科技,交給科技解決,好比用機器人或儀器去解決問題。我認爲不應該讓學生不思考就把一切交給科技,但是又應該鼓勵學生暢想未來,如果是您,針對這個問題,您會如何引導學生?(藝術設計老師王安琪)


A:你說的對,不該打擊學生,但也不能讓學生一味地不動腦子,去思考,要培養學生探究問題的能力。好比爲阿爾茲海默症的老人做設計,要去觀察他們的生活,尋找設計機會,最後的方案可能是高科技産品,也可能就是很簡單的小巧思小産品,所以一定要鼓勵學生去探究,培養他們探究的能力。

image.png

Q:目前在市場經濟的作用下,各種市場因素的影響下,消費者的消費心理也收到很大影響,所以現在市場上出現了很多短命的時尚爆品,但卻很受歡迎。這種現象使得我們做設計的很爲難,我們既要設計商品合格消費者和市場需求來養活自己,但同時卻違背了設計師應有責任。(藝術設計老師江湛)


 A:目前這種情況是很多設計者困擾,但這也不能阻止我們發聲,其實不僅在國內,在國外也是這種狀況,但很多國外設計者選擇了適時發聲。我們可以用走一步退兩步的方法前進,還是可以慢慢的走,慢慢的引導消費者引導市場,畢竟積沙成塔,慢慢的用時間沈澱。

image.png

Q:近年来对于工匠精神在産品設計上部门设计倾向于解决“精神层面”这一问题(如转达人文意象或审美诉求),而忽略了解决实际问题以及有用性,您觉得这种趋势会成为方向么?(艺术设计老师朱旭海)


A:中央提出工匠精神,會有人去追捧,這是不對的,但不行能不出現,出現也是好事,這也是發現了問題,因爲這種現象出現,才會有討論去糾正這一現象。就像京劇是一個文化符號,難道不唱京劇就是不維護傳統文化麽?通過這個事,我們知道傳統文化傳承不是那麽簡單的,通過你所提出的這個現象,也反映了我們以後要解決的問題。

image.png

Q:今天上午聽柳教授講到我們設計師具備三個條件:抽象思維,跨界創新和貼近生活、研究社會。針對第三個條件有個問題。我們在做一個社區花園營造的課題,做的過程中除了做設計,還會需要與政府、社區和居民進行溝通做一些活動,在溝通過程中會因各種原因而受到阻礙,也會遇到您講的現在人們會追求一種現世報的問題。那麽當我們遇到一件事情,知道可爲,而阻力重重時,我們該如何做?(藝術設計老師馬素英)


 A: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我們總會遇到一些困難,我們在做設計時要找到事情的本質,要去和居民溝通,做出他們想要的花園,是欣賞的還是可供散步的,然後去征得社區或者政府的支持,等這個社區做好了,其他的社區可能也想做。但不能複制,因爲設計對象變了,空間變了,我們在借鑒經驗時是借鑒的精神而不是將原有的設計搬過來,我們還要繼續根據外因考慮我們的內因如何調整。就像我們說要繼承傳統,我們繼承的是精神,如工匠精神,我們要在當下的時代用我們的精神解決我們現在的問題,那麽50年以後我們現在也將成爲傳統。所以我們還是要找到事物的本質,思考的不是名詞"物",而是動詞"事"。你說的問題不是了解的很全面,過程還會遇到很多問題,希望我的回答能幫助到你。

image.png

Q:在教学中,如何让学生放下电脑作图,了解到设计与创新 ?(艺术设计老师柴也)


 A:要提升學生動手練習的能力,訓練自己的頭腦,要讓學生動腦去思考。而電腦就是一個工具,工具技術是最底層的。例如用電腦畫一條線很快並很直接,但用手去畫一條線,你會考慮線的粗細、變化改變。在學生大一、大二期間不建議用電腦,要提升學生的動手及動腦能力。

image.png

Q:柳老师您好,我是一名大四環境設計专业学生,明天就将离开学校了,很幸运今天站在这里与您面对面沟通。前一阵我读了吴军博士的《智能时代》一书。书中有一个公式,在工业时代后,大数据时代的全面到来,您对原始产业+新技术=新产业这个公式怎么看?(藝術設計學生张梦雨)


 A:首先我認爲這個公式是過于簡單化,模塊化的,我們講大數據時代人工智能是很好的,但是還是要以人爲主體,創造性地解決問題,要求青年一代設計師要更多的去思考,去學會合作創造人類未來美好的生活方式的出路不僅在于發明新技術、新工具。

    创新应在于善用新技术、带来人类“视野”和“能力维度”的改变。


image.png

座談會結束後,同學們紛紛上台向柳冠中教授索要簽名

image.png

最後柳冠中教授與師生一起合影留念



浏覽量:317